肆玖

清酒独酌了无趣 我在梦花也梦你

他笑,也只是笑,黑白色的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取了去,微微翘起发梢也一颤一颤的。

   怎么说呢,就是极好看的样子。